营改增决战24小时

文/杜涛 经济观察报 记者 

大厅服务量增加50%!

发票发售量增加80%!

发票代开量增加200%!

       数据不断传来,潘旭和他的团队进入了极限状态,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近一周时间。2016年5月1日零点左右,当地一家酒店前台服务人员成功开出第一张增值税发票,潘旭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。

这位华东某市开发区国税局的副局长越来越觉得,全面推开营改增的过程真的就像一个通关战役——国税总局局长王军在不久前给出了这个比喻:5月1日生活服务业能不能顺利开票是第一关,5月3日二手房交易能不能顺利开票是第二关,而当天营改增的四个扩围行业能否全部顺利开票是第三关。

       现在看来,通过三关应该不成什么问题。连续一个多月的“5加2”和“白加黑”让整间办公室的空气有些浑浊,分管货物劳务科的副局长潘旭这才想起,到现在他们好像也没有休息过一个周末,也从来没有在晚上11点之前离开这座大楼。

       这场战役中,潘旭和他的团队是直接面对纳税企业的国税公务员,简单来说,他们的任务是把之前由地税部门管理的营业税体系,全部转变为由国税负责的增值税体系。而在当地开发区,地税单管的纳税人数量上占到77%——这些企业对增值税政策、国税管理模式和涉税软件完全陌生。潘旭坦言,压力很大,非常大。

       营业税改增值税,这只是中国庞大的税制改革计划中的第一步,起始于2011年。五年过去了,营业税终于要告别历史舞台,而潘旭和中国55万国税员工的压力和忙碌也许才刚刚开始。

4月30日的纳税服务大厅里,人并不是很多,可能因为是假期,也是周末的原因,但是对于税务局来说,这是营改增试点全面推开前的最后一天,

       潘旭说,现在纳税人排队高峰过去,最高的时候排队接近600人,20个服务窗口开了一半多,都是营改增专门服务窗口。在这个大厅里,财税部门出台的所有营改增政策全部做成二维码,同时设立了两个专家台,专门就政策进行解读,纳税人不懂的地方可以直接咨询。

       经济观察报获得的数据显示,截至4月30日,该市国税部门从地税部门共接收试点纳税人5.1万余户,推广应用增值税发票管理新系统6309户,累计向试点纳税人发售发票103万份。

       一家酒店的总经理介绍说,“我们酒店营改增后税率是6%,但采购的燃料费、食用油和酒水饮料等都可以抵扣,这样算下来税负肯定是降低的。”

       该市的另一家酒店每月营业额大约240万元,原来需要缴纳营业税12万元左右。当地一家酒店的财务经理说,营改增以后,采购的燃料费、食用油和酒水饮料等作为进项税额可以抵扣6万元左右增值税,这样算下来,酒店实际缴税约为7.6万元增值税,一年仅增值税就能少缴50多万,税负下降两个百分点。

       税务总局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5月1日上午11点,全国已有23669户试点纳税人开出了63655份发票,其中增值税专用发票7347份,增值税普通发票56308份,开票金额总计27.5亿元。

       在山东大学财政系主任李华看来,营改增改革分为政策制定、前期准备、政策运行、反馈和完善,政策最终的效果依托于执行方,要依靠基层的税务部门,在纳税户的交接、政策衔接中,他们的作用是最重要的,因此基层税务部门的工作无疑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。

       不过,营改增试点工作现在并没有结束,甚至可以说只是开始。潘旭说,接下来是企业所得税汇缴工作,国税总局为了营改增顺利推进,特意将原来5月就结束的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工作延长到了6月。

       更重要的是,经历这么一次大规模的改革,5月之后会反映出什么样的后续问题,是否达到了减税的效果,如果出现问题该如何面对,对国税总局反馈什么情况,也是潘旭作为基层国税人员所要面临的问题。

       此前,一个数字就引起了潘旭的注意:2016年3月营业税收入比去年同期增幅达到了36%。潘旭觉得,原本目标是为了减税而实施的营改增扩围,如果因为营业税的大幅增长而抵消了减税效果,他们的工作成效显然没法得到体现。

       业内人士称,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,既有营改增前地方税务部门突击清理的原因,也有因为未来增值税分成未定,突击做大基数的想法,在1994年分税制改革的时候也是如出一辙。

因此,就在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的前一天,国务院下发了《关于做好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工作的通知》,通知中要求,绝不允许为了短期利益和局部利益,搞回溯性清税,甚至弄虚作假收过头税。

       在潘旭看来,这个问题是需要警示的,营改增本身是一项改革,具有减税效应,为了达到总理要求的每个行业税负不增加的目标,财税部门做了大量的工作,若是因为执行不到位,给企业增加了负担,那么,这就与改革的出发点南辕北辙了。


营改增决战24小时

2016-08-17 05:41

下一篇